筆神閣 www.bishen8.com    回程的路上,某些路段已經被水淹沒了,來時偶爾還能看到別的車,現在連個鬼影子都看不到。筆硯閣 m.biyange.net

    諾諾打開收音機調到交通台,廣播裡正在播報暴雨紅色預警。

    這是暴雨預警的最高級別,短時間內降雨量就會超過100毫米,這降雨要是在山區,山洪泥石流說來就來。

    諾諾又轉台到音樂台,這個時間段已經沒有節目了,音樂台播放着一首老歌《lo》,日劇《悠長假期》裡的歌。

    劇里有句挺有名的台詞--人生嘛,難免有失意的時候,四處碰壁走投無路,那就把它當作上天給我們的一次長假吧,好好休息,休息完了繼續整裝出發。

    說起來,離開學院,在不為龍族紛擾和混血種糟心的日子裡,他們就像經歷着一場逃亡,是一個悠長且等待着呼喚的假期,因為他們忽然就不知道該做什麼了。

    他們是學院的精英,放到人類社會裡無論做什麼都能獨當一面,可他們學的是屠龍術,他們的血統就註定再也無法回到普通人的生活中去。

    當你見識過高山大海,雲崩海嘯,此後心境便無法波瀾不驚。

    路明非在後排車椅上扭來扭去,像是屁股底下生了跳蚤。

    「你怎麼了?一副憋屎的小狗樣。」顧讖從後視鏡瞥他一眼。

    諾諾差點笑出聲來,媽的,這什麼鬼比喻了。

    「……」路明非臉色一僵,果然,這傢伙奇怪的打比方雖遲但到。

    他只是覺得眼下大家這麼沉默着聽歌有點小尷尬,所以開口道「我是在想那家婦產醫院。」

    諾諾眼神動了動,「你說什麼?」

    「我說那家婦產醫院。」路明非以為她沒聽清。

    「那不是婦產醫院。」顧讖說。

    「你也發現了?」諾諾驚訝道。

    「你們在說什麼啊?」路明非不解,還有些不忿,這種感覺像極了學渣被學霸環繞又孤立。

    「婦產科醫院裡怎麼會沒有孩子的哭聲呢?孕婦住進來了,24小時隨時可能分娩,怎麼會沒有大夫護士來來往往呢?剛生下來的小孩想哭就哭,隨時會餓了要餵奶,絕不可能那麼安靜。」諾諾把車停在路邊,「上網搜一下那家聖心仁愛醫院!」

    路明非趕緊打開手機搜索,幾秒鐘後他抬起頭來,「那是一家精神病醫院!」

    顧讖一怔,這個答桉顯然超出他的預料。

    蘇小研談吐正常,思維邏輯也沒問題,所以他也壓根兒沒往對方會有精神疾病這方面去想。

    那現在看來,她的病情該有多嚴重?

    諾諾緊握着方向盤,眼底有些許興奮,「我想我們找到突破口了。」

    「蘇阿姨並沒有懷孕,她只是以為自己懷孕了,她跟我一樣出現了幻覺?」路明非拼了命地思考着。

    他隱約感覺到了什麼,卻很模湖,真相像是藏在錯亂的毛線球里,怎麼都理不清。

    諾諾說道「那個叫蘇小妍的女人得了一種奇怪的病,從不久前開始,她固執地認為自己懷了孕,你們覺得她為什麼會得那個病?」

    「不知道。」路明非搖頭。

    「楚子航。」顧讖緩緩道。

    「沒錯,因為她原本有一個兒子,但那個兒子忽然消失了。那是她記憶中最重要的一部分,忽然變成了空白,邏輯上出現了問題。所以她開始臆想!」

    諾諾童孔深邃如古井,「這種因為楚子航消失而出現的邏輯漏洞,其實我們每個人都有,比如我和陳雯雯記憶中不同的你,我們都被某種力量影響了,那種力量能從『邏輯』上強行刪除一個人。

    就像在社會關係網中摳出了一個空洞,斷裂的人物關係再自行拼合,拼出來的肯定會扭曲。在普通人那裡,這個扭曲很小可以被忽略,但在母親那裡,這個扭曲大到無法忽略。」

    她深吸口氣,「芬格爾之前猜的不過,那種力量很可能是一個龍王級的言靈,而我們的敵人,可能是一位新的龍王!」

    「所以你現在相信我說的話了吧?」路明非激動道「楚子航是真的,老顧也是真的!」

    諾諾看向顧讖,後者聳了聳肩。

    法拉利再度吼叫起來,調轉車頭,沿着來路的方向返回。

    諾諾把油門踩得很深,已經不管在紅色暴雨預警的夜裡這麼開車是

我自聽花經典小說:逆反之罪  我命清風賒酒來  柯學的空想物語  江湖錦衣  都市之人間管理員  最後一個莽撞人  善良的宇智波  
相鄰:玲瓏紅豆 神的遊戲之我是星球的遠大意志 你若冷,我便生火溫暖你 天墟戰紀 基因妖武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