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神閣 www.bishen8.com;;;但總要開個頭,光怪陸離未必不可信。隨夢小說網 http://www.suimeng.co/

    ;;;;梁公旭從被子裡鑽出來,穿着雪白的裡衣抬起頭,散下的墨色長髮垂在項心慈腿上,清雋的小臉一雙眼睛可憐可愛,他探頭看了一眼,笑的臉頰下露出個小酒窩:「你看這個,都是假的,亂寫的。」

    ;;;;項心慈故意翻着手裡的書:「誰說的,就算瞎編也有點依據吧,也許你家先祖出生的時候家裡進了條蛇呢?」

    ;;;;「肯定沒有,梁家開國君主八個兄弟姐妹,生辰都不記得,怎麼會記得誰出生的時候有什麼異像,這些『事跡』是先祖上位後讓記錄官照着前朝抄的,前朝的帝王更誇張,說他家曾祖出生的時候,有鳳凰落在他家房頂上,我就想着有鳳凰落,不應該成皇后嗎,他怎麼大逆不道的稱帝了,豈不是逆天而行。」

    ;;;;「你這想法……」

    ;;;;「還有前前朝那代,說先帝乃剖腹取子與眾不同,是天象,寓意破土而出,定當不凡,單我知道的剖腹取子就有很多怎麼就與眾不同了,看多了你就發現了,所有的帝王傳記,開頭都是這樣寫的,沒有依據。」

    ;;;;項心慈自然明白,卻刨根問底:「真連條蛇都沒有?」

    ;;;;「沒有。」

    ;;;;項心慈似乎不信邪,將他翻過來倒過去看了一會,發現的確沒有多長一雙手:「那跟別人稍微不一樣的地方總有吧?比如吃飯特別快?眉毛格外黑?長的格外好看?」

    ;;;;梁公旭羞澀的鑽他懷裡:「你誇我。」

    ;;;;項心慈扔下書,揉揉他的頭:「現在才發現。」

    ;;;;「別揉。」

    ;;;;「就揉。」

    ;;;;兩人鬧了一會。

    ;;;;項心慈躺在他懷裡,手指慢悠悠的卷着他的發梢。

    ;;;;梁公旭抱着她,有點想……可又有種力不從心的空檔,但見項心慈沒有進一步的意思,他也沒動,無聊的單手拿起被心慈扔在頭頂的書,勉強看了一眼。

    ;;;;頓時看出一點兒尷尬,吹噓的太過,就差說蓬萊仙島是梁家的,一出生就能飛檐走壁了。

    ;;;;項心慈見狀,故意看向他。

    ;;;;「看什麼?」

    ;;;;項心慈笑了:「看你有沒有翅膀啊?」

    ;;;;梁公旭張口咬住她的臉:「還說。」

    ;;;;項心慈捏住他的臉:「誰家那樣吹噓的,還不准我說了,說起來,真沒有不同嗎?胎記什麼的也沒有?小時候,聽我爹說,我們家有個管事的手臂上有一塊石形的胎記,說是出生的時候他母親夢到被蛇咬了一口,留下的,那個胎記會讓他百毒不侵,於是他就辭了我們家的幫工,跟着人入瘴林跑生意,結果死了。」

    ;;;;梁公旭聞言突然那笑得不行,不過卻想起一件事兒:「說到胎記,好像我九叔有。」

    ;;;;項心慈卷他發尾的舉動微頓,但又立即接上,興致盎然的看向他:「是什麼?」

    ;;;;「花瓣?還是圓形?還是什麼?」梁公旭說不清:「也或許沒有,我只是聽父皇說過一句。」

    ;;;;「你沒見過?」

    ;;;;「沒有。」

    ;;;;「九王啊,你都不多看一眼,聽說他天生神力、從小熟讀兵書、對行軍布陣無師自通,說不定就是胎記導致的,不編撰個故事揚我國威。」項心慈說的漫不經心。

    ;;;;其實明西洛和九王很相似,他們對某些事情很有天賦,力大無窮,只是明西洛因為出身,走了文官一途,加上出身一般,表現的太過,反而有讓人戒備之嫌,平時很能藏拙。

    ;;;;但天生力氣大絕對不是認親的關鍵,相似更不是。

    ;;;;因為九王有張弓弩,重達百斤,九王拎着就像拎木劍一樣,可千里之外取人首級,是一把國之重器,號稱無人拉得動。

    ;;;;明西洛就能拉動,真能拉動,但他七品的時候拉不動,甚至都拿不動,四品的時候就能拎着玩的,他的能力跟品級上下起伏。

    ;;;;她因為曾經無知,還一度覺得明西洛表里不一,不堪大用。有次獵狩,九王不知道為什麼發了好大一頓脾氣,弓弩直接扔向人群,對九王來說是扔,對別人

鸚鵡曬月經典小說:皇后在位手冊  大齡剩女之顧氏長媳  豪門頂級盛婚  廚妃之王爺請納妾  
相鄰:關於我當了高中老師這件事 無盡的復仇者 天變之血色旅途 文化入侵異世界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