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神閣 www.bishen8.com    顧雨辰和負責人交待着事情,眼神有意無意看向程澄的方向。道友閣  m.daoyouge.com

    這個小細節被秦羽檸看在眼裡,她眼神動了動,心中瞭然。

    據她所知,這個小顧總貌似是橙子娛樂的大老闆,是程澄的頂頭上司,他們竟然……

    秦羽檸皺了皺眉,看着眼神純淨的程澄,心裡擔憂。

    雖然這個小顧總確實看起來不錯,但是老闆和旗下女藝人,這個關係怎麼看都有些曖昧。

    她現在只希望,這個小顧總對程澄是認真的。

    不過看他剛剛急匆匆跑來,又不顧身份形象踹了那個黑粉的行為,他應該是很在乎程澄的吧。

    秦羽檸很快將擔憂拋到了腦後,扭頭在自己助理耳邊說了幾句話。

    助理聽着,眼睛越瞪越大:「你真要這麼幹?」

    「為什麼不?」秦羽檸冷笑着反問:「別人打我一巴掌,難道我要以德報怨,再伸出另一邊臉給他打嗎?世界上哪有這麼便宜的事情,不是誰都是他們爸媽,喜歡慣着他們!」

    助理見她神色不善,點頭應了下來,急匆匆跑開了。

    程澄好奇地看着這一幕,問道:「她去做什麼了?」

    「我讓她準備了點東西。」秦羽檸笑着含糊道。

    見圍觀的顧客都被疏散了,秦羽檸笑着對程澄道:「今天這事謝謝你了,你的恩情我會記着的,以後有什麼事情,不用客氣儘管來找我,只要我能幫得上忙,我一定幫!」

    要不是程澄出手,恐怕現在她都已經被毀了,她真的欠了程澄好大一個人情。

    「你不用這麼客氣,今天不管是你還是別人,我都會出手,幸好我們都沒事。」

    這是程澄的真心話,她沒辦法放着這件事不管,任由事情發酵,任由那幾個黑粉傷害人。

    秦羽檸看着她認真純淨的眼神,心裡升起暖意。

    她好久沒見過這麼赤城善良的女孩了。

    程澄是一個好人,這樣的好人一定會有好報的。

    這樣的好人……也不適合和她這種滿身髒污的人有太多交集,會弄髒她的。

    秦羽檸眼神暗了暗,笑容有些僵硬,見自己的助理拎着一個小袋子過來,對程澄道:「我去看看那幾個人,待會見。」

    說完,不等程澄說話,就帶着助理離開了。

    程澄看着她的背影,神情納悶,對旁邊的張瑤道:「你有沒有覺得,她對我的態度一下子冷了下來,她是不是不喜歡我?」

    張瑤搖搖頭:「不是,程澄那麼好,還救了她,她怎麼可能不喜歡你。你忘了,秦羽檸名聲差,她怕自己和你待在一起,她那些黑粉會圍攻你。她怕自己會連累你。」

    她原本對秦羽檸是有偏見的,但是今天,見到秦羽檸對程澄的態度,她突然覺得這個秦羽檸也許不像傳言中那麼不堪。

    程澄想到秦羽檸那些瘋狂的黑粉,抿了抿唇。

    被那麼多人厭惡,憎恨,秦羽檸一定過得很辛苦。

    正在思索着,顧雨辰微啞的聲音傳了過來。

    他一本正經,像是不認識程澄一樣說道:「這次幸好有你出手,阻止了一場災禍。你購買的東西被硫酸毀了,我已經讓人另外準備了一份完好的。除此之外,為表誠意,商場額外準備了一份謝禮,你跟我去頂層辦公室一趟。」

    程澄一聽就知道,他想單獨和自己相處,點了點頭。

    張瑤眼睛動了動,一拍手,驚呼道:「哎呀,我忘了還有東西沒買,你先和這位先生上去,我買好後去找你。」

    程澄嘴角抽了抽,張瑤這人太懂得察言觀色了,就是演技差了點,好浮誇。

    顧雨辰支走了別人,兩人一前一後去了頂層辦公室。

    關上門後,程澄摘下口罩,聲音軟乎乎的:「辰辰,你別生氣。我知道我這次莽撞了,但是事態緊急,我只能這麼做,不然會傷到人。我聽瑤瑤說,商場是顧氏旗下的,如果出了事,也會影響顧氏的名聲,你別怪我,我……」

    她話還沒說完,顧雨辰猛地回身,將她擁進了懷裡。

    他抱得很緊,幾乎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感覺到懷裡軟綿綿的嬌小身體,心中那顆心才徹底安定。

    「我沒怪你,我們程澄很勇敢,很聰明,很善良,從很小的時候就是。我怎麼捨得怪

相鄰:在七扇門當差的日子 我的二十二歲未婚妻 我殺了法爺 我的粉絲是鬼神 神級遊戲大師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