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神閣 www.bishen8.com「小姐,小姐,丞相回來了,正在往小姐這裡來。筆言閣 m.biyange.com 更多好看小說」

    沈娉婷這才站了起來,輕撇了一眼身邊慌裡慌張的丫頭,滿眼都是冷意。

    「下次,在這般慌亂,自己收拾東西滾出去!!」

    丫鬟聞聲渾身一抖,哪裡還敢在說什麼,緩緩退到一邊不在言語。

    就在這時,沈丞相走進院內,看着站在一邊的女兒,心下氣憤之餘滿是不解,當時那麼好的孩子,如今怎麼變成這般模樣?

    「啪!!!」

    沈娉婷看着爹爹走來,剛要行禮問安,下一刻臉上的笑意都未曾降下,便被一巴掌打蒙了。

    她滿眼都是不敢置信,手捂着臉頰,手掌之上傳來火辣辣的燙意。

    「爹,您這是,做什麼?在朝上受了氣回來發泄到女兒身上?」

    沈丞相聞聲整個人心下一陣憤懣,指着面前這個讓他倍感陌生地女兒崩潰不止。

    「沈娉婷,你可知道因為你的任性給我們沈家帶來了什麼禍事?在朝堂之上受氣?哼!!你現在作為丞相之女倍感榮耀,等哪一日我這丞相之位沒了,看你還會像現在這般放肆!!!」

    沈娉婷瞬間蒙住了,望着爹爹滿眼都是疑惑,這是什麼意思?

    下一刻,她便意識到了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皇上是因為莫家的事情遷怒爹爹了。

    想到這裡心下更是對莫霜降滿是不屑,要不是莫家,他們沈家何必現在這般被動?

    「爹,你不必多想,這件事情交給我來處理就好了,皇上落了您的面子,只是為了抬高莫家顏面,那也只是為了安慰老臣罷了。」

    沈娉婷邊說着臉上都是狡黠,話鋒一轉便再次說道:「不就是莫家麼?在皇上心裡,現在莫家可不是紅人,最有用的,還是,將軍府!!!」

    說罷轉身便直接越過丞相朝外走去,完全不顧身後父親的鐵青的臉色。

    沈丞相看着這女兒,不住搖了搖頭,家門不幸,真是家門不幸,他們沈家英明一世,最終是都要毀在這個異想天開的女兒身上。

    沈娉婷出了門便直直向着兩將軍府走去,不知道肖凌到底回來沒有,她不能再這麼被動的等着了。

    就算是有貴妃娘娘幫忙,可她自己更要不斷爭取,只要生米煮成了熟飯。

    她就不相信肖凌敢抗拒皇命,肖家,肖凌,她要讓整個將軍府都是她的。

    不久之後,轎子便在將軍府門口停了下來,無視兩邊的守衛,直接走了進去。

    兩邊的守衛也是滿臉不屑,要不是夫人沒在的話,哪裡還輪的到這女人在這裡囂張。

    一進將軍府沈娉婷便直直朝李雪柔的房中走去,看着坐在一邊暗自傷神之人,連忙一臉擔憂的走了進去。

    「夫人這是怎麼了?幾日不見,怎的竟消瘦許多?」

    李雪柔見到來人勉強勾出一抹笑意,只是依舊難掩渾身落寞。

    「是娉婷啊,快坐。」

    沈娉婷直接坐在李雪柔身邊,伸手握住對方的手,滿臉都是關切。

    「夫人,可是將軍府出了什麼事情?啊,夫人莫怪娉婷冒失,只是看着夫人的樣子,娉婷實在擔憂。」

    李雪柔微微笑了笑,拍了拍身邊這沈娉婷的手背。

    「你這孩子,幾日不見,倒是和我生分了,哪裡有什麼冒失不冒失的,我也沒什麼事情,就是,想凌兒了。」

    沈娉婷聞聲亦像是感同身受一般,微微皺了皺眉梢,眼神間都是被這股母子親情所感動。

    「夫人,肖大哥難道一直都沒有回來?時間這麼長了,夫人可曾托人出去找過?」

    李雪柔聽到身邊之人的暖心話,心下卻是完全生不出半分高興,她的凌兒走了,孫兒現在不知所蹤,他們肖家,究竟要何時才能團圓。

    每每想到白白那孩子,當時還因為不是自己的親生孫兒惋惜不止。

    沒想到老天竟是這樣做戲,現在知道這孩子是她肖家的孩子,卻是早已物是人非。

    沈娉婷看着李雪柔這般傷心的樣子,心下不免生出一股不好的念想,莫不是,肖凌,出事了?

    想至此,整個人都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才好?

    她做的這些都是為了肖凌,要是肖凌出事了,豈不是所有事情都白費了?

 

相鄰:都市天書 步劍庭 死人經 天才後衛 我捅死了吸血鬼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