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神閣 www.bishen8.com蘇清河的信已經寄到海青府恆家,恆氏定然不會再做這門親事,四老爺怒而離京,揚言不認他這個兒子。燃武閣 m.ranwuge.com

    蘇清河有心裡準備,嘴上不說,趙九兒也知道他難受的厲害。

    任誰也被千夫所指,不被理解,心裡也不會舒服。

    用力撫撫他的背,趙九兒道:「你睡吧,你父親那邊我叫人護送他,恆氏那邊的反映我會讓他們盯着。別擔心,選我不會錯,知不知道?」

    最後一句的聲調仰着,半是威脅半是撒嬌。

    蘇清河噗嗤笑出來,一根手指在她胸口點點:「這會兒能看出來你這裡還有良心。」

    「何止是有良心。」

    趙九兒低頭親他,看到他眼底的鬱氣,側頭將唇瓣印在他唇角。

    「休息吧,我走了。」

    嗯?

    哪次不是他趕人,她才走?

    這次怎麼這麼乖?

    「去吧,」蘇清河沒問原因,摸摸她後頸,「我送你?」

    【領紅包】現金or點幣紅包已經發放到你的賬戶!微信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領取!

    「不用。」

    她翻牆來的,讓他送走正門,那不是讓人知道了?

    雖然有點不舍讓他在這種心情中自己待着,但趙九兒有事,心裡捨不得也走了。

    離開蘇府,趙九兒踩着無數人家的屋頂來到定親王府。

    這裡她熟,輕車熟路的來到蕭鳳林的院子。

    趙九兒看下時間,夜裡將近十一點,蕭鳳林還在奮筆疾書,又不考狀元,他這麼努力幹嗎?

    依着門看了他好一會兒,趙九兒敲敲門。

    蕭鳳林抬頭看過來,說了聲「進來」又低頭接着寫。

    「你找我幹嘛?還找的這麼急。」

    蕭鳳林在寫信,餘光可以看到她,「為了蘇清河的事,想不想聽?」

    「廢話。」

    不想聽她來這兒幹嘛?

    趙九兒抱胸等着。

    蕭鳳林敞開懷抱,朝她擺下頭,「坐這兒。」

    趙九兒擰眉,不知道他有出什麼幺蛾子,彈指打飛他手裡的毛筆,不愉快道,「有話就說,別跟我墨跡,我現在心煩,在忍着你。」

    「過來,好好坐着,什麼都不做,」蕭鳳林探口氣,重新取了支筆,「你馬上就要走了。」

    蘇清河的任職就要下來了,他希望外放,但最近有關他的似乎有改變……

    「你做的?」

    趙九兒頭一個懷疑他。

    蕭鳳林抬眼,眸子裡全是責怪:「想好好聽我說就聽我的。」

    「占我便宜沒好處,你怎麼不長記性?」

    她單手挽住蕭鳳林脖子,矮身在他腿上坐下。

    蕭鳳林順勢攬住她:「剛從蘇府出來?」

    「嗯,」趙九兒的手肘撐他肩上,說這話吁出口氣。

    蕭鳳林把最後幾個字寫完,拿了信給她看,「這是給琅琊王家的信。」

    什麼琅琊王家,趙九兒聽不懂,信又寫的密密麻麻,眼睛都眯起來。

    蕭鳳林把她朝懷裡抱了抱,「我母后,就是琅琊王氏之女,王氏有不殺出色的子弟,我寫信讓人與海青府恆氏之女做親,我母后的娘家自是比蘇家門第高,想來也不會太為難蘇清河的父親。」

    「你若是能尋我拿主意,蘇清河也不用自毀聲譽,跟他父親翻臉了。」

    信上的內容大致就是這些。

    趙九兒蹙眉,沉默不語,滿臉都是不煩躁。

    蕭鳳林看着她的表情笑笑:「說了要幫你,現在這封信還是能起到作用,明日就叫人送過去,恆氏歡喜了也不會跟蘇家計較。」

    嘭。

    趙九兒把信紙拍在桌上。

    蕭鳳林朝後躲了下,看信紙完好無缺,知道她不是不認同,而是心裡惱怒。

    「總之是如了你的願,用的方法不同罷了。」

    「我記下了,以後有機會在謝你。」

    趙九兒心裡煩的厲害。

    蕭鳳林在她耳邊痴痴笑了下:「現在就有機會。」

    沒有她的同意他是不會碰趙九兒的。

    就像現在,她心情很差,表情也很差,這

一九得九經典小說:穿越之路在腳下  快穿之男主總想幹掉我  
相鄰:武俠之超級打臉系統 聖世龍魂 一代拳法 重生之無上聖脈 天煞戰帝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