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神閣 www.bishen8.com        韓沉從自己的大衣口袋裡掏出一個正方形的藍絲絨首飾盒。文師閣 m.wenshige.com

    「雖然很早就和你領了結婚證,但那時候的我……是故意的……或者說,是我不懷好意,對你,我是又愛又恨……我不想放你離開,好不容易等到你和於一舟分手,我怕我再不出手,你分分鐘又找一個……又沒我的份兒……我、反正各種原因吧,我當時很混亂,我也不知道我在想什麼……但有一點我很清楚,我、從來都沒放下過你,當時是千載難逢的機會……我也不知道我怎麼了。我很壞,我來東江後,知道你和於一舟正在談戀愛,我還詛咒你們,詛咒你們一星期內分手……我……我也不知道我該說什麼了……」

    當時的韓沉,思想混亂,現在的他,思想更混亂。

    他胸口有千千萬萬想對周沫的說話,可說着說着,他自己都找不到邏輯在哪兒。

    只能想到什麼說什麼。

    他之所以做這些,只有一個目的,他想對周沫表達自己的感情。

    想讓她知道他有多愛她。

    他調整角度,單手打開絲絨盒子。

    「沫沫,嫁給我,好嗎?」

    周沫從999朵玫瑰開始,就知道韓沉要做什麼。

    他總是這樣,將她的話記得那樣清楚。

    看到滿地的玫瑰花,她的情緒已經有點繃不住了。

    聽他沒頭沒尾地說了這麼多,她更是淚如雨下。

    韓沉問她,嫁給他好嗎……

    周沫毫不猶豫地點頭,「嗯」一聲。

    她只能用「嗯」回答,已經她已經哭的沒法說出完整的話了……

    韓沉捨不得她再哭下去,掏出閃亮的鑽戒套在她左手的無名指上。

    周沫淚眼朦朧里看到自己無名指上的鑽石個頭不小,她瞬間清醒。

    「你真買五克拉的鑽戒啊?」她的聲音帶着哭腔。

    看到這麼大一顆鑽石,她哭腔更嚴重了。

    韓沉妥妥的大冤種吶……

    「我當時就是隨口一說,你……怎麼就當真了呢?」

    鑽石不保值啊……五克拉……得幾十萬吧……

    她的錢吶……

    周沫的心在滴血……

    雖然很感動,但周沫一邊感動一邊心疼錢……

    原本周沫流的淚,是感動的淚水,可看到這麼大一顆鑽的時候……周沫是真的想哭。

    她不想幾十萬塊錢就拿來買個破石頭,初中化學就學過,鑽石的主要成分就是碳,這東西,根本就不值錢。

    周沫越想,哭的越凶了。

    韓沉以為她太感動,情緒崩潰,控制不住自己,他立馬起身,也不顧其他,壓着袖子手忙腳亂給她擦眼淚。

    「沫沫……我、對不起,下次我不搞驚喜了,我……搞砸了……不該惹你哭的……」

    周沫看到韓沉竟然用袖子給她擦臉,哭聲越大了。

    「你、你竟然用、你、你的袖口給我擦眼淚……嗚嗚嗚……」

    「對不起,我忘了你潔癖這回事……沫沫,你別哭了,好不好……」韓沉拉着周沫的手努力的哄道。

    沈盼見狀,也以為周沫是喜極而泣,拿了紙巾盒來,遞給韓沉。

    韓沉這才敢在周沫臉上動手給她擦眼淚。

    周沫哭的梨花帶雨,她還不忘和韓沉說:「你、以後花錢、能不能、告訴我一聲。這、這個——」

    她舉起自己的左手,露出鑽石,「太、太貴了啊——」

    韓沉這才明白周沫在意什麼。

    他立即輕鬆半截兒,笑着哄道:「別哭了,小財迷,不是鑽石,是鋯石……」

    韓沉不好意思地說:「鑽石我也買不起啊……」

    周沫瞬間止住哭泣。

    效果立竿見影,比韓沉的哄還有用。

    「真的?」周沫問。

    「真的,不貴,」韓沉說:「等以後有錢了再給你買鑽石的。」

    周沫猛地抱住韓沉,「你果然沒讓我失望。」

    韓沉也緊緊抱住她,「真鑽我買不起,而且……我知道,要是我真買回來,你肯定會揍死我的。」

    他們家的小財迷,怎麼可能會喜歡鑽石這種被資本炒作出來,華而不實的東西呢。

殷玖經典小說:婚不顧身  陸醫生我心疼  
相鄰:龍珠——超膜之王 一見青梅就傾心 最強大英雄系統 快穿之女配花樣逆襲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