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神閣 www.bishen8.com王動當然知道她會好奇。一筆閣 m.yibige.com

    因為這件事情不是他本人,作為旁人根本不知道其中真正原因。

    「因為這北山雪城的長老姓魔。」

    這也算是給他們一個解釋,讓他們至少幹這件事情時候不會太迷茫。

    「姓魔?」金芙蓉開始回憶,同時也不明白這和他剛剛做出來的挑戰行為有什麼關係。

    東山紫山是在疑問這世間還有人姓魔的?難道對方是魔修?

    金芙蓉畢竟是雲天都這裡消息最靈通的人,所以她馬上想到點什麼,立馬問王動:「難道是那個魔?!」

    她終於想起來有什麼人一樣姓魔了,這可是修仙者中間的一個忌諱,是不能輕易去提的。

    「就是他們。」王動笑着對她講。

    他放出崩壞病毒卻沒有真正滅了魔擎背後的宗門還有他的父母以及若干人,這一點已經說明了對方的實力,還有擁有對付崩壞病毒的手段。

    回想他是如何提取出來這個崩壞病毒的過程,他隱約直覺他肉身名義上的父親應該是和這個魔姓一族有關。

    但不管怎麼說,他魔擎毀滅了藍星一次,殺光了秦思雨他們。這個梁子他們就算正式結下了。

    又因為對方一族的特殊性。

    現在天氣也開始轉涼了,這個魔姓一族也該差不多時候滅門了。

    「少主這一次真要三思啊!」金芙蓉也立即學之前東方紫山的態度向他抱拳請求謹慎,讓人感覺他們還真是夫唱婦隨。

    王動卻感到有幾分不爽的對她說:「你怎麼也變得和他一樣婆婆媽媽的。」

    因為有些事情不好和他們明說,不好說這一戰打不打,他和魔姓一族的梁子已經徹底結下了。

    但是東方紫山在前面勸他,現在金芙蓉也在後面勸他,讓他發現比較這種新手下,果然還是他自己的傀儡最乾脆直接。肯定不會對他的命令有任何質疑。

    不過這件事情勸歸勸,東方紫山和金芙蓉都知道他剛剛下達的安排還是要絕對去執行的。

    王動也退回了萬界石裡面,來到裡面安放的藍星。

    因為他復活這裡所有人時候,抹去了這裡大部分人的記憶,使藍星被毀滅過一次的事情只有少部分的人會知道。

    他剛剛進來,秦水月也立即感應到了他,馬上主動迎接了他。

    「真是想乾脆縮在這裡永遠都不要出去了。」

    王動抱怨了一句。

    知道現在放置在萬界石里的藍星是他最終的避風港。

    在這裡他甚至已經開始着手抹去修仙的痕跡,讓這裡更加適宜普通人生活。

    更因為這個萬界石是3級萬界石,所以他可以將藍星的地域擴大,直接新增了幾分大陸。

    「外面怎麼了?」秦水月還是第一次看見王動這麼不滿,很是貼心的幫他揉捏肩膀。

    更因為在水天神域的經歷,她是第一個決定不再修仙的那個人,開始決定自己就當一個普通的女人。也在考慮在秦思雨手下找到一份合適自己的事業和工作。

    「安排個事情都再三勸告。現在跳級太快,搞得別說讓藍星道宗的人,就是讓水天神域的人也根本對付不了我現在面對的敵人。」王動知道在秦水月這裡就沒有什麼需要隱瞞的。

    因為小舞在離開前找她商量過,所以她頂替的正是之前小舞的貼身侍女位置,讓她更加偏向內務了。

    「是我們幫不上你。」秦水月歉意的對他說。

    因為水天神域之旅,還有目睹了藍星毀滅和秦思雨死亡。

    她現在簡直是怕了一樣打算當作不知道外面真正的世界模樣。

    因為只有那樣她才不用去知道她在外面的諸天萬界是多麼渺小,還有她的努力與天分在外面的世界是多麼稚嫩和可笑。

    王動感到秦水月摟着他的脖子,將整個身體的重量都壓過來。可以說是用她溫軟的懷抱從背後給了他一個大大的擁抱,希望借這個行為好好安慰一下他。

    他也輕輕拍拍她的手背,知道這不是她的錯。

    因為藍星對於外面諸天萬界來說就是一個新手村。

    他帶她去了一趟水天神域的行為可以說不但沒有讓她壯大獲取更強大實力的野心,相反徹底打擊到了她,讓她乾脆有些自暴自棄的選擇安逸一方。

相鄰:天降貴女 絕世神醫 立地封神 死神之絕對掌控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