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神閣 www.bishen8.com品筆閣 www.pinbige.com,最快更新最新章節!

    蒙吉拼命地搖動着黃金籠,「諸月!諸月!」

    諸月流着淚,大聲安慰他,「蒙吉,不要這樣!冷靜些!你冷靜些!」

    蒙吉淚流滿面,低下頭,不再搖晃了。燃武閣 m.ranwuge.com

    現在掙扎沒有任何意義,救不了諸月,也逃不出這黃金籠。

    他擦了擦眼淚,抬頭看了一眼天上的太陽。

    再有兩個時辰,自己的侍衛們就來了。

    他轉過來,傷心的看着諸月,牙齒咬出了血……

    士兵們將諸月架上祭壇,用粗大的黃金鍊鎖住,吊起,兩個負責拷打的祭司抬來了一個火爐,放到黃金籠下,其中一個拿起了皮鞭,另一個拿起了鋒利的黃金矛。

    火爐,皮鞭,黃金矛,都是用來拷打的刑具,在這大祭司領地,凡是被送上祭壇的人,都要受到這三種酷刑的折磨,沒有例外。

    諸月公主知道自己將要遭受什麼樣的折磨,但她毫無懼色,嘴角也露出了不屑的冷笑。

    啪的一聲,皮鞭透過黃金籠的縫隙,抽到了她的後背上。

    諸月疼的一聲悶哼,皺緊了眉頭。

    鋒利的黃金矛猛刺進來,刺進了她的左腿。

    諸月又是一聲悶哼,鮮血湧出,滴進了下面的火爐。

    手持黃金矛的祭司有些詫異,對旁邊的祭司道,「她竟然不叫……」

    那祭司露出了一絲淫笑,「扎深點。」

    手持黃金矛的祭司猶豫了一下,拔出了黃金矛。

    諸月疼的渾身一哆嗦,臉色煞白如紙,汗如雨下。

    手持皮鞭的祭司不解,「你幹嘛?」

    「這小姑娘是北號韓部公主,是號韓諸部的第一美女,是偉大的天蟄神選中的祭品」,手持黃金矛的祭司說道,「還有兩天才是獻祭的日子,如果她傷勢太重,死掉的話,那我們如何向天蟄神交代?一旦天蟄神發怒,那我們全都得死,我看,算了吧……」

    「算了?」,手持皮鞭的祭司皺眉,「為什麼要算了?只要不打死她,不破了她的純潔之身,無論我們如何折磨她,偉大的天蟄神都不會怪罪。我們是天蟄神的侍者,這是我們的權力,你忘了?」

    他來到黃金籠前,盯着諸月公主雪白的脖頸,吞了口口水,「這可是號韓諸部中,最美麗的少女啊……不能用肢體碰觸她的身體,用皮鞭也是一樣的……」

    他忍不住揚起鞭子,像瘋了似的,啪啪啪的猛抽起來。

    諸月被打的痛苦不堪,拼命的閃躲,不住地悶哼。

    遠處的蒙吉見了這一幕,怒吼着用頭撞起了黃金籠,「住手!你們住手!我殺了你們!殺了你們!……」

    手持皮鞭的侍者獰笑着看了他一眼,轉過來,抽的更起勁了。

    諸月公主實在忍受不住了,痛苦的哀嚎了起來。

    她的衣服被抽攔了,雪白的肌膚上,被抽得滿是血痕,觸目驚心。

    士兵們全湊到了祭壇下面,瞪大了眼睛往上看,不住的吞咽着口水。

    手持黃金矛的祭司看不下去了,一把拉住了正在瘋狂抽擊的祭司同伴,「夠了!你會把她打死的!」

    「你給我滾開!」,手持皮鞭的祭司一把推開他,「你不折磨她是你的事,我要把她的衣服打爛,你別攔着我!」

    他轉過來問下面的士兵們,「你們想不想看?」

    「想!」

    「接着打!」

    「把她的褲子打爛!」

    ……

    下面的士兵們狂呼。

    「好!」,手持皮鞭的祭司淫笑着,轉過來,繼續狠抽。

    蒙吉的頭已經撞的血淋淋的了,嗓子也早已喊嘶啞了,「住手!住手啊!我要殺了你們……我要殺了你們!……」

    施暴者還在施暴,觀刑者還在瘋狂的呼喊,沒人理會他。

    旁邊的黃金籠內,那些被關押着的少男少女們掩面而泣,卻也都無能為力。

    外面的動靜傳到了房子內。

    大祭司開門出來,看着祭壇上黃金籠內衣不遮體,渾身是血的逐諸月公主,陰沉的老臉上,也露出了猥瑣的笑容。

    在他身後,被打腫了臉的骨爾邏也看到了籠內的諸月,眼

聽瀾本尊經典小說:乘風少年  
相鄰:時是菲非 超神學院之騎士榮譽 教化萬道 不死修尊 最強幻獸系統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