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神閣 www.bishen8.com走了十幾步後,澤蘭就有點受不了,步伐開始慌亂,到了浴室門口,跨過門檻時,一腳踩空差點摔倒,白石義城眼疾手快連忙扶住她。筆下樂  www.bixiale.com

    「小心點。」

    「謝謝大人你能把手放開嗎?」

    「不能。」

    說着話,白石義城把她推進浴室,立刻就把門關上了。

    看到兩人進了浴室,月香臉色陰晴不定的變化着,過了好一會才說道:「去準備吧。」

    幾個侍女立刻進到宮殿裡開始忙碌。

    剛剛關上門,白石義城就鬆開了澤蘭的手,整個人恢復正常,淡淡道:「別害怕,我對你沒有惡意。」

    澤蘭頓時就明白他剛才是故意的,心裡更加不安,眼前的男人如果撒手不管,月香殿下絕不會輕饒自己。

    這樣一想,她急的眼淚都快掉出來,卻又不敢對他明言。

    白石義城嘆了口氣,搖頭道:「安心,我剛才說的話算數,你明天就到我那邊去吧,月香不敢對你怎麼樣。」

    說完,他就開始打量這個浴室。

    澤蘭這才鬆了口氣。

    這裡說是浴室,其實和游泳池差不多。

    屋內正中間修了一座高台,高台上面是一個圓形浴池,旁邊還有台階,木質扶手。

    走上台階,浴池的底部全部都用五顏六色的鵝卵石鋪就,他笑着說道:「倒是會享受。」

    澤蘭跟着走了上來,一邊幫他脫衣服,一邊說道:「這跟殿下以前的相比,已經算是寒酸了。」

    「」

    白石義城無話可說,他城堡內的浴室雖然也算豪華,但跟眼前的比起來還差點意思。

    「澤蘭,你們使用的浴室是什麼樣子?」

    「我們沒有浴室,都是在自己屋裡使用浴盆。」

    行吧,自己問的就很多餘,上層社會跟下層社會,她們的物質條件怎麼可能一樣。

    這時,澤蘭已經開始脫他的內衣,白石義城看到她臉又開始紅了,笑着說道:「不用勉強,我自己來也行。」

    澤蘭搖了搖頭,手上的動作根本沒停。

    「大人,這是我的工作。」

    嘴上這樣說,當白石義城真的一絲不掛站在她面前時,她臉紅的就像熟透的蘋果,卻還強抑着羞意不敢挪開目光。

    「第一次看到男人的身體?」

    「嗯。」

    「以後你天天都會看到,習慣就好,對了,感覺怎麼樣?」

    「啊?」

    白石義城滿臉威嚴,一本正經的說道:「這是個很嚴肅的問題,希望你認真回答。」

    「」

    這可真是把澤蘭難為壞了,她知道白石義城是故意調侃自己,但她卻不敢不回答。

    貴人們的心思總是難以捉摸,自己要是一句話說的不對,說不定小命就沒了,特別是眼前的人,據說是個殺人如麻的惡棍。

    看到澤蘭左右為難的樣子,白石義城有些好笑:「說好話很難嗎?算了,不難為你,剛才我雖然是做給月香看,但我可沒說假話,我對你很感興趣。」

    他把話說得這麼直白,如果是一般的女人說不定會甩他一耳光,轉身就走。

    但是眼前的女人卻低眉順眼道:「大人,這是我的榮幸。」

    說完,她開始脫自己的衣服。

    「讓我來!」

    白石義城大喝一聲,嚇得澤蘭打了個哆嗦。

    他有些尷尬的笑道:「抱歉,嚇到你了。」

    坐到浴池的邊沿上,把她抱起放到自己的大腿上,開始解她的衣服,同時欣賞着她的羞澀表情。

    衣服一件件脫離,裸露在外的肌膚如同羊脂美玉,晃的他眼睛都睜不開。

    當她只剩內衣時,白石義城停了手,眼睛瞪得滾圓,喃喃自語道:「這可真是撿到寶了。」

    如同他所預想的那樣,這個女人很有料。

    白石義城猥瑣的笑道:「澤蘭,你是喝什麼長大的,特侖蘇?」

    「那是什麼?」

    「沒事,咱們繼續。」

    他的鼻子裡突然就流出了鮮血。

    「大人,你流血了。」

    澤蘭慌亂的想要站起來,白石義城卻直接把她按倒在浴

相鄰:萬界帝尊 至高密令 末世重生之女修士 紅顏三千 自己建造的幻想鄉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