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神閣 www.bishen8.com

    吳秀才躺在床上,雖然一動也不能動,又不能說話,不過李樂娘和青媚說的話卻清清楚楚聽在耳中。一筆閣 www。yibige.com 更多好看小說他心中暗暗叫苦,心想聽二女說話,樂娘果然有古怪。只恨自己昨日只顧着喝酒,又貪戀李錦的美色,沒有向白威追問樂娘到底是什麼來路。依方才的情形來看,樂娘身負邪術,必定大有來頭。眼下自己已經惹惱了她,不曉得她會用什麼惡毒手段來折磨自己。

    只聽青媚答應了一聲,隨即傳來「吱呀」一聲門響,外間再無聲音。片刻之後,李樂娘慢悠悠地走進了臥房。吳秀才見她一臉陰毒,心下又驚又怕,只想開口求饒,偏偏又無法說話,只能直愣愣地看着她。李樂娘走到床前,冷笑了一聲,口中說道:「你若是誠心悔過,發誓以後不再違命,老娘或許可以饒你一命。」

    李樂娘說完之後,伸手在吳秀才左肩輕輕拍了一下。吳秀才只覺得胸口一痛,忍不住呻吟了一聲。此時他才發覺自己雖然身子兀自不能動彈,不過已經能夠發出聲音,心下又驚又喜,顫聲說道:「樂娘,咱們夫妻一場,俗話說一夜夫妻百日恩,我、我雖然有錯,還請樂娘不要生氣。以後、以後我再也不敢去杏花村喝酒了……」

    吳秀才說到這裡,心下驚恐難安,嘴角抽搐,已然說不下去了。李樂娘冷笑了一聲,口中說道:「男人說話若是靠得住,世間便沒有那麼多痴怨女子了!你說我是應該打斷你兩條腿,讓你無法下床行走,還是戳瞎了你的雙眼,讓你走不出這座院子?」

    吳秀才聽李樂娘說得狠毒,心下嚇得緊了,顫聲說道:「樂娘,樂娘,你就饒了我罷!我、我再也不敢了。從今往後,我只聽你的話,每日留在家中陪你,絕對不敢出門一步。若是違了誓言,叫我出門便即摔下山崖,死無全屍!」

    李樂娘聽吳秀才發了毒誓,瞥了他一眼,口中說道:「既然你發了毒誓,我暫且信你一次。你到杏花村胡來,固然是因為你貪婪好色,不過若不是姓李的兩個騷狐狸狡猾,憑你這樣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蠢貨,想來也無法靠近杏花村。哼,這兩個騷狐狸,屢次壞了老娘的好事,此次又要與老娘一爭短長,那就休怪老娘不講情面了!」

    吳秀才見李樂娘說話之時,咬牙切齒,面孔扭曲,神情恐怖之極,一顆心登時提到了嗓子眼。他心中兀自無法放下李錦,生怕李樂娘去與李錦為難,是以雖然心下恐懼,還是壯着膽子說道:「樂娘,我雖然不曉得你與李家母女有什麼過節,不過昨日我稀里糊塗走到了杏花村,並非是李家母女使了什麼手段……」

    吳秀才話音未落,李樂娘臉色一沉,陰森森地說道:「你膽子好大,還敢為那兩個騷狐狸說話?!」

    吳秀才嚇了一跳,顫聲說道:「樂娘,我、我不是為那兩個……李家母女說話。其實昨日是、是白先生帶我去杏花村喝酒……」

    吳秀才話未說完,李樂娘臉色大變,雙手握成了拳頭,惡狠狠地瞪着吳秀才,一字一句地說道:「白威?你說是白威帶你去的?」

    吳秀才顫聲說道:「是,是白先生帶我去的。昨日你和青媚去李媽媽家之後,我在屋中實在氣悶,不知不覺間走出了院子。原本我打算等你回來之後,再一起回房歇息,沒想到白先生到山上採藥,恰好路過門前。他見我閒極無聊,便請我去喝酒,將我一直帶到了杏花村。不曉得白先生安了什麼心,到了杏花村之後,他便想方設法騙我喝酒。我喝了五六杯酒之後,便即醉得不省人事。今日一早醒來,才發覺自己躺在蒲團上,這才知道昨日喝多了酒,竟然在酒館留宿了一晚。」

    吳秀才說到這裡,略停了停,這才接着說道:「我醒來之後,知道自己貪杯誤事,生怕樂娘記掛,便即匆匆返回家中。白威與我一起下山,他還吩咐我絕對不能將此事告訴你,要我只說在山中迷路,尋了一處無人的岩石之下藏身,天亮之後才回到家中。我雖然不忍欺騙你,可是害怕你生氣,只能對你說了謊話。樂娘,咱們夫妻一體,我又怎麼會故意欺騙你呢?實在是白先生再三叮囑,我一時鬼迷心竅,這才鑄成了大錯。」

    吳秀才出賣了白威,心下暗想,為了不讓樂娘與李錦為難,也只好對不起白先生了。好在白先生是鬚眉男子,就算樂娘找他算賬,他也不會吃虧。可不能說我重色輕友,見死不救。

    李樂娘聽吳秀才說完之後,臉色越發難看,自言自語地說道:「好啊,姓白的王八蛋果然居心叵測,想要從老娘口中奪食。只不過他

安喜縣尉經典小說:冥王的憤怒  
相鄰:盛寵而婚:林少寵妻一百招 穹蒼戰歌 車庫的故事 王者榮耀之職業氣人選手 
語言選擇